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极海听雷】断章⑦

*居然已经写了七章〣( ºΔº )〣
*我爱三叔

白昊天咬着嘴唇问道:“那我在哪儿换衣服?”

黑瞎子道:“你怀疑我们会看你?你这是在怀疑革命同志的神圣性和纯洁性,这种思想属于认识上的错误,我没办法接受。”

算了吧,我心想,别贫了,没看到人家小姑娘被你调戏的都快哭了吗,就道:“角落里面没光,你将就着点儿换吧,我们保证不看。”

白昊天的目光在我们三个人脸上来回扫了几圈,最终默默的抱着泳衣往角落走了过去。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对着我们欲言又止,最终道:“不准看。”

我回她:“放心吧,我们都不是那种人。”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收回来,坚决不再往那边看一眼。

白昊天很快就换好了泳衣,又把原先穿着的外套披上走了回来。她的两条腿线条匀称漂亮,看上去十分有力,应该是长期游泳训练的结果。

她盘腿重新在我身边坐下,要是放在从前,有这么一个火辣的美女穿着火辣的坐在我身边,我肯定就有些心猿意马,但此时此刻我没有丝毫的绮念,也许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分出心神去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我年龄大了,对这些不再感兴趣。

瞎子看了看腕表,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下雨了。”

他们在我们到达之前就已经制作了多余的保护衣,我们都把保护衣穿上,默默的等待雨天的来临。

我们在地下等了两天两夜,期间刘丧醒了一次又被闷油瓶捏晕了。之前黑瞎子他们捕的鱼还剩下相当一部分,我们把这些鱼全部留给了刘丧。

第三天早上,负责守夜的黑瞎子把我闷油瓶和白昊天三个人叫醒。我们一睁眼就进入了状态,迅速的带上面具带着气囊,给篝火最后一次添了柴,从掩体的第二层爬到了第一层。

淅淅沥沥的雨声在这个时候显得越发清晰,黑瞎子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道:“等一下我们冲出去,你们就跟着我和哑巴跑,谁也别顾谁,万一雨停了面具也救不了你们。我们得赶在雨停之前下水,这里的雨都是阵雨,说不定下一秒就停了。三。二。一。跑!”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就打开出口踩着土壁借着巧劲儿翻了出去,闷油瓶紧随其后。我则比较狼狈,弄了几次才爬上去。

我上去之后下意识的往下看了一眼,发现白昊天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咬咬牙对着她伸出一只手,示意她抓住。

把白昊天拉上来之后我一看黑瞎子和闷油瓶已经跑出去了几十米,在心里骂了句我靠就用我平生最大的速度追了上去。

跑着跑着两个人突然同时消失在视线里,我更加心急如焚,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跑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正前方,没留神脚下一空,就摔进了水里。

评论 ( 7 )
热度 ( 63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