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极海听雷】断章⑨

*OOC属于我

那是一条大概一尺长的青蛇,通体碧绿,只有头部有一抹红色。不是烙铁型形头,但是我也不敢贸然给它的毒性下定论,毕竟并非所有剧毒蛇类都一定长着标准的三角形头。

想着我心里就有点慌,心跳也开始加速,我一边提醒自己不要慌不要慌一边用右手单手打开气囊换了一口气。

但是那条蛇还攀在我的左手上,我忌惮着它的毒性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寄希望于黑瞎子和闷油瓶能快点发现我的不对劲。

青蛇吐了吐信子沿着我的手臂游走到肩膀,有那么两秒钟我几乎一动都不敢动,如果不是在水里估计我的冷汗就已经下来了。

突然我的耳边炸开一个女声:“小三爷,别来无恙啊。”

我整个人都惊呆了,立即扭过头去看它,一边心里祈祷自己是听错了,一人一蛇这样对峙着,青蛇瞬间像人一样直起身子又凑到我耳边,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小三爷,别来无恙啊。”

我浑身冰凉。这不是蛇类能够发出来的声音,这个声音绝对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并且还是一个我认识的女人的,因为这个声音听起来无比耳熟。

是谁呢?这些年我很少跟女人打交道,唯二接触比较多的就是秀秀和白昊天。

是秀秀吗?不,绝对不可能是秀秀,秀秀的声音比这要沉稳的多,而且她绝对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叫我“小三爷”。那么是白昊天?我自己摇摇头,这更加不可能了,她的声音明显要比这个女人不谙世事的多。

难不成是以前遇到的?我闭上眼睛默默回忆,陈文锦,秦海婷,张海杏,阿宁……阿宁!一想到这个名字,我如坠冰窖。我立即睁开眼睛,意识到这就是阿宁的声音,不会有错。

我一时心乱如麻。阿宁不是死在了蛇沼吗?难道这条蛇也像那些鸡冠蛇一样,能通过模拟人说话的方式来猎取猎物?

不对,不会是这样。之前鸡冠蛇的模仿只是音调相似而已,而这条青蛇发出的声音,已经远远超出了相似的范围,可以说,如果我闭上眼睛,我甚至会觉得这是阿宁又活过来了。

另外,还有一个我之前忽略了的问题,水和空气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介质,同一种声音,在空气里听到,和在水里听到,会是几乎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但是刚刚那个声音,听起来没有丝毫的失真,这在理论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虽然走南闯北这些年从没信过怪力乱神,可是眼前的事实已经超出了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也由不得我不信了。

我正思考着这个问题,突然眼前涌起一股黑水,并且很快扩散到我面前,我的口鼻一下子像被堵住了一样,无法呼吸。

那不是黑水,是禁婆的头发!

************
强行给阿宁加戏。

明天放假,拼了老命也要说服我爸妈让我去医院,可能不会更了,不过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 ( 37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