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黑瓶】救赎

*私设瞎子名齐玄
*如果我OOC到天上你还会爱我吗爱我吗爱我吗
*月更,真的,随时加更

我遇见黑瞎子的时候,正是我病得最严重的那段时间。

黑瞎子不是真名,但是他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院里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有人求护士去打听,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他姓齐。

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那个齐。齐家。

我躺在床上听见对面病房的人这样描述的时候,心里没来由的觉得这一定是一个很温暖的人。

但那时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认识他了。

我那时的情况说不上好,大抵也不算坏到极点,求死的欲望减轻了很多,但是记忆力和理解力的下降加剧,常常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需要一遍遍的重复才能勉强留下一个印象,与此同时对外界的情感感知能力也是每况愈下。

我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也从不去问,因为即使问了我也记不了多长时间,用不着为了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去麻烦别人。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吃药,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吃饭,和必需的排泄。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我什么都不想做,不想活着,甚至连自杀都不想。我已经懒得去想自杀了。

隔壁有时候会像疯了一样的大喊大叫,摔东西,但这个过程通常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因为会有一大群的医生和护士拿着注射器一路小跑过去,一阵嘈杂过后整个世界都会安静下来。

我觉得我的一辈子也许就会这么过去了。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推开了我的病房门。

我并不属于攻击性较高的那一类病人,所以我的病房并没有上锁,医生和护士可以很轻易的进入我的病房,同时他们也相信我不会逃出去。

而我也的确不会。因为我不知道我出去以后还能干些什么。院里和外面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也许院里还要好些,起码我不会因为没有吃住而饿死或冻死街头。

齐黑瞎的脸上架了副墨镜,在这个近乎苍白的地方有些格格不入,但他似乎全然没在乎这些,大大喇喇的走过来坐在我的床边,语气轻快而熟稔:“现在比以前好些了吗?”

我不认识这个人。

但他却好像跟我很熟络。

我没有开口,他冲着我笑了笑,道:“你大概是又忘了我。”

也许是吧。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他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来打理我额前的刘海,语气温柔得要命。

“我是齐玄,这次可一定要记好了。”

这是我记忆里与他的初识。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