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予邪书】此时彼方

•【予邪书】

 •@予邪书_2018 

•【05:00】


吴邪:


我起的很早。外面天色刚刚亮起来一点,阳台上的花该浇水了。一切都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过了今天,我就四十一岁了。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我这个样子,大概连豆腐渣都不如,充其量只能算个豆瓣酱。


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发现胖子和闷油瓶居然都不在,平常他们都很少起的这么早,今天居然这么勤快,也不知道是去哪儿了,可能又是要给我准备什么土到掉渣的惊喜。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如果他们给我搞回来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也不好打断他们的腿。


更何况我根本打不过。


我点了一根烟,倚在阳台的窗户旁抽起来,窗户开着一条缝,有微风从窗外吹进来,空气很冷,即使是微风吹在脸上也是冰凉的。


吸完一根烟,我把烟蒂摁灭在花盆里,花是小花硬要搬过来的,说是净化空气,对肺好,但是它自从遇到我之后的主要用途就变成了烟灰缸。


我拍拍手,上窗户走回客厅打开电视,中央×套的女主持人在叽叽喳喳的播报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在她的声音中闭上眼睛,很快的睡着了。


胖子/小哥:


要挑选一个合适的生日礼物其实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胖子拉着张起灵在各个商店超市里穿梭,每次走出来手中都是空空如也。


好不容易胖子在一家成衣店里看中了一件衣服,拿着衣撑子问张起灵:“小哥,你看这个怎么样?”


张起灵点点头:“好。”


他娘的,每次都是这句话。胖子在心中暗骂。抢东西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好说话。


胖子让服务员拿一件来,指着张起灵道:“来一件比他稍微胖一点的,让他试试。”


张起灵不明所以,胖子就道:“吴邪跟你差不多高,估计就比你胖一点,按你的身材来说,绝对没错。”


张起灵顺从的点头,从服务员的手里接过一件衣服,扭头走进更衣室。


他没看到,胖子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花儿爷:


解雨臣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翻着手机的备忘录。


今天是吴邪的生日。


公司很忙,他没办法去跟吴邪一起庆祝他的四十一岁生日,当然,如果强调是四十一岁的话,吴邪估计会想拍死他。


但是,生日礼物总是免不了的。解雨臣摸摸自己已经重新变得光洁的下巴,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解雨臣和吴邪认识少说也有三十多年了,即使期间有十多年未曾联系,两个人的亲密程度还是明摆在那里的。这也就意味着用在别人身上的套路绝对不能用在吴邪身上,那样就显得太生分了。


上次秀秀生日自己送了什么来着?哦对,是口红。解雨臣叹了口气,自己总不能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口红吧。他想象了一下吴邪涂口红的样子,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太可怕了。


还能怎么办?解雨臣想了想,突然笑起来。他拿起桌子上的内线电话,给秘书打了个电话。


“给吴邪寄一份账单,就说是他的生日礼物。”


瞎子:


他在寒风中抖了抖身体。三月的气温对于一个只穿了卫衣的百岁老人来说还是太低。


要爬窗户……这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啊。


黑瞎子咂咂嘴,如果徒弟看到自己以这样一个方式出现在自己家里一定会很惊喜的。


他活动活动手腕和脚踝,拉开与楼房的距离助跑几步,踩在花坛里唯一的一棵树上跳了起来,成功的攀住了二楼的边缘。


接下来的攀爬异常轻松,爬到七层的时候他看了看腕表,只用了四分钟。


接下来就该是开窗户了。他昨天离开的时候特意来到阳台上,把窗户开了一个小缝。


嗯?窗户怎么锁了?黑瞎子目瞪口呆的看着被锁上的窗户,低头看了地面。


算了,下次还是走正常的路吧。


秀秀:


每个人的生日她都记得很清楚。自己能全心全意的信赖的人就只有这么点了,她很珍惜这些能和她一起并肩做事的同辈人。


她早就买了一瓶限量版男士香水,虽然吴邪不太用得着这个,但是礼物送香水是绝对没错的。


香水静静的躺在包装精美的盒子中,淡蓝的色调跟此时微明的天光有种莫名的协调感。


她穿上一身很久没有穿过的休闲装,走出家门打了一辆车到吴邪家,伸出手敲了敲门。


门里传出黑瞎子的叫声:“来啦来啦!别把门敲坏了!”


这人的演技果然一直都这么浮夸。


霍秀秀笑了笑,今天一定是很令人难忘的一天。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