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阿宁】摽有梅

*为了更文专门跑出来用语音打字,感觉自己像个傻子。

*阿宁个人篇,有宁邪单向

1.

我叫江宁,这是我第一次跟队出任务。

这次的目标据说是一座古墓,领队说上面的人看中了古墓里的东西,只要能拿到老板要的东西,剩下的陪葬品,大家能拿多少算多少,都算作个人的,公司不会干预这些东西的去向。

大概这也是公司每次出任务都能找到足够人手的原因,我不想盗掘古墓葬,但是我的确缺钱,老一辈人总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放到现在来看,依然适用。明器的价位我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即使是小件的残次品,也能顶的上我一个月工资的三四倍,如果运气好,拿到一件精品,那么我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了。

古墓坐落在大巴山脉之中,我们的车是性能最好的越野车,但是即便如此,有些路段也过不去,所以走到中途车子就没什么用了,我们只好都下车徒步走过去。

这徒步也不是说着玩的,山区的路本来就不好走,何况我们走的也不全是山民开辟出来的道路,更多的是完全没有人走过的野地,有些地方甚至需要人拿着砍刀砍出一条路来,这种情况下就别指望着能走的有多轻松,只能是走一步就算一步的路,有的时候我们还得用登山镐撑住身子,一点点的往上爬,体力的耗费是相当大的。

不过幸好我们这些人都在公司的安排下学过格斗,身体素质比一般人都要强一些,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搞得灰头土脸,我临行前刚洗过的及腰长发上已经全是枯枝败叶和小的土块,脏得不成样子,我看着烦心,走到一块稍显平坦的地方,就用公司配给的瑞士军刀,把脖子以下的部分都削掉了。

队伍不可能停下来等我,所以我割断头发之后就加快了速度赶上队伍,所幸已经是傍晚,继续走了没多久,领队就打了个手势,示意队伍停下来休整。我早已经累得腿脚都失去了知觉,这么一停就感觉膝盖一软,整个人就向地面上跪去。

旁边有人拉了我一把,我顺着他的力气坐在了地上,但也没了抬眼看人的力气,坐在那里,抱着膝盖就睡过去。

那人摇了摇我,伸手指指不远处聚在一起忙活的一堆人,道:“先别急着睡,一会儿帐篷搭起来吃点东西再睡,林子里多得是生擒
禽猛兽,今天是运气好,一个也没碰到,我们之前出任务的时候,一天就折掉几个的情况也有,千万别以为这活是就在墓里凶险,哪怕是回程上,有不少人因为抢明器把性命丢在了自己人手上,只要是跟人打交道就得小心点儿,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甩了甩头,打起精神,发现这人是老于。老于也算是公司里的老人了,自我进公司以来也非常关照我,据说是因为他曾经有过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儿,后来在一场事故中没了,不过这事他从来没提过,我也就没问,只是逢年过节的会给他买些小东西。

老于点了一支烟,拿在手上抽,又拿了一根点上递给我,道:“抽根烟提提神,估计还有不少时间,别睡着了。”

我接过烟,犹豫着抽了一口,立即被烟气呛得咳嗽起来,困意消失了大半。

老于笑起来:“我都忘了你是女孩,不会抽烟的。先掐了吧,估计这么一呛你也醒了,没必要硬撑着抽完。”

我也笑笑,一边咳嗽着一边又抽了一大口,道:“总要学会的,现在先适应适应也不错。”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你能成大事。”老于吐出一口浑浊的烟气,忽然道,“我老于从来没看错过人。你这丫头,能成大事。”

他眼角的鱼尾纹在暮光下显得深沉而柔和,我又抽了一大口烟,没有咳出来。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