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黑瓶】夜半风雪客

*点梗的沙海瞎×藏海花张,不过写成了三日静寂张2333这不重要【并不

*鬼一样的剧情设

1.

先有了,然后没有了,才是佛,而生来就没有欲望的,是石头。

2.

那个浑身是伤的男人,是在一个雪夜,突然出现在庙门口的。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往哪里去,小喇嘛是在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什么,拉开了门,看到了这个昏迷在门口的男人,才把他带回到庙里去的。

男人的脸上架着一副黑色的眼镜,小喇嘛想替他摘掉,但想了想,又作罢。上师说,脸上戴着墨镜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瞎子,另一种,是心灵上的瞎子。

男人身上的伤虽然多,但是都不太深,小喇嘛没有去惊动上师,烧了一壶热水,替男人擦了擦身子,在确定男人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之后,将他安置在客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睡觉。

第二天,小喇嘛醒的比往常都要早,他蹑手蹑脚的起床,溜到客房里,去看那个昨天被自己救下的男人。

男人已经醒来,正在穿昨天被小喇嘛脱掉的衣服,小喇嘛注意到,他穿套头衫时的速度很慢,很小心,没有挂到脸上的眼镜一丝一毫。

男人穿好套头衫,似乎才刚刚看到小喇嘛一样,咧开嘴问:“是你把我捡回来的?”

小喇嘛点点头,虽然他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用“捡”字来形容自己。

3.

男人留在了庙里。

他告诉小喇嘛,自己叫做黑瞎子。黑瞎子告诉小喇嘛,他来到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人。

“你要找谁?”小喇嘛问。此时他们两个人都在黑瞎子住的那间客房里,炉子里的火烧的正旺,将整个屋子变得暖和起来。

黑瞎子指了指院子里正在淬炼石头的张起灵,笑而不语。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见面?”小喇嘛又问。黑瞎子在这里已经住了半个月,除了刚开始去拜访了上师以外,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半步。

“他如一块石头一样,见和不见,都没有区别。”

这是上师曾经说过的话。

4.

张起灵终于见到了那个女人。

三天以后,黑瞎子透过窗子,看到张起灵从房间走出来,一直走到院子里,习惯性的拿起锤子在石块上敲打着。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在雪地里痛苦的蜷缩起身体。

黑瞎子第一次走出了屋子。他走到院子里,张起灵的身边,蹲下身子,将手掌贴在张起灵的额头上。

他明明一个字也没有说,却胜似千言万语。

张起灵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谁?”

黑瞎子“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回答。他移开放在张起灵额头上的手,站起身来,转身回到房间里。

雪花飘落在张起灵的脸,头发,衣服上,他听到一个声音在唱歌。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5.

张起灵背上行囊,向着雪山深处出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那个地方去,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到那个地方去,这是他的宿命。

黑瞎子望着张起灵渐渐消失在漫天风雪里,最终天地化为一片纯白的死寂,缓缓阖上眼睛。

6.

意识连接成功。“迷失”状态恢复。

黑瞎子张开眼睛,看到身侧的张起灵,笑了笑。

——"I am in your brain."

——“我也是。”

7.

你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了许久。

************

哈哈哈哈哈哈神一般的转折控计句里寄几别打我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36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