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红启】九张机

*点梗。

六月的天气已燥得厉害,午后聒噪的蝉鸣声吵的人头直发蒙。

黑背老六端着碗讨来的黄酒,自寻了片树荫地,抱着他那把从不离身的长刀席地坐下吃起酒来。

他本是西北大漠的一名刀客,到底是何时到了这长沙城,谁也不清楚,似乎是这个人出现的时候,就已成了城里鼎鼎有名的九门六爷疯子六。

六爷一向放荡不羁,一把长刀,一个破碗就足够讨生活。刀是用来杀人的,碗是用来讨饭的,餐风饮露,露宿街头,倒也过得舒坦。

不过这次,他一碗酒尚未吃完,便有人来打搅了他的好兴致。

来人身着一件藏红色的短褂,内里是件白色的汗衫,一看便知道是城北红府的人,城北红家是长沙的老家族,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在长沙城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但红家人却不是官,也不是商,世代唱戏为业,据说每一代的家主都是洪红家戏班子的班主,功夫了得,身段和嗓子也是绝妙。这一代家主,正是闻名大江南北的名旦,二月红。

黑背老六抬眼扫了一遍红家小厮,继续低下头吃他那碗浑浊的黄酒,默不作声。

小厮也不开口,垂着手站在一旁看着黑背老六把碗里的酒吃干净,将碗倒扣在一块石头上,方道:“六爷好兴致。我家二爷在府里设了宴,请您明日前去一叙,还望六爷赏脸。”

黑背老六像抚摸爱人那样抚摸怀里的刀,冷淡道:“只请了我老六一个?”

小厮道:“九门同饮。”

黑背老六冷笑道:“不去。”九门已许久不曾共同议事,而能让九门一起商议的,必然是一件极麻烦的事,黑背老六向来不愿招惹麻烦,也不愿让麻烦来招惹他。

但那小厮仍旧没有要走的意思,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黑背老六看,那眼神似乎能透过黑背老六的眼皮直刺到他的眼里,刺得黑背老六如芒在背,哪里还有心思睡觉?

黑背老六翻身跳起来,一把长刀已经出鞘,直抵上小厮的脖子,他冷冷道:“你要站,我不管。可是别站在这里打扰别人睡觉。”

小厮脖子上被刀抵着,竟然也不见一丝慌乱,只咧嘴一笑,道:“白姨已经到了府上,现在正好吃好喝的供着呢。”

黑背老六身子一顿。这长沙城里,谁不知道倚翠楼的老妓女白姨是九门那个疯子六的相好?可偏偏就从来没有过人拿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姨威胁过他,为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疯子六疯起来是什么都不顾的,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皇族贵胄,只要是挡在他面前的,他都照杀不误。

可偏偏二月红就敢拿白姨来威胁他,并且是毫不掩饰的威胁他,而他竟然全无应对之法,只能乖乖的听二月红的话。

因为二月红吃准了他怕麻烦,不愿招惹凡尘俗事,因此不愿与红家结仇,所以他只能吃下这个闷亏。

黑背老六把刀插回到鞘里,冷冷问道:“我一定要去?”

小厮脸上笑意不变,道:“一定要去。”

“好。”黑背老六又重新坐回去,拾起一旁的酒碗,手一扬就直直的飞向那小厮,道:“当心别摔碎了,我明日要去取这只碗。”

他扔出这只碗是用了几分内力的,这样的一只碗,如果打到人的身上,极有可能会将人打成重伤,那小厮却只是侧了侧身子,右手一翻轻巧的接住了那只碗。

那小厮拱手作了一揖,道:“明日午时三刻开宴,还请六爷届时到席。”说罢转身,似是朝着霍府去了。

黑背老六叹了口气,抚着怀里的长刀,道:“刀啊刀,这次可是要连累你同我一道进这火坑了。”

***********

其实这只是半章……但我手速太慢了打不完所以就……hmmmm……

另外今天才知道之前喜欢的一位太太去世了,说实在的心里有点堵,像这样的消失,除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以外没有人会记得,圈子里也最多只是惋惜一下,哎,真的是,离开的太早了啊。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