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林攸眠

字绮休。清醒的现实主义浪漫梦想家。喜欢唱歌,喜欢写字。
想死。
立志活到十七岁。
微博:@阿阿阿阿阿阿眠
QQ:2173226935
欢迎勾搭!

【黑瓶】某日再会

    *医生瞎A×作家瓶O,副西皮邪秀
    *ABO前度设,有孩子(非亲生),诈尸之作,三发完【其实本来是一发完_(:з」∠)_
    *OOC当糖撒_(:з」∠)_我其实就是为了写这个见贤思齐梗而已_(:з」∠)_
    *请说你爱我【不要脸
    *私设瓶仔还没有手机【喂】,心疼他的编辑Orz
   
    1.
   
    再次遇到黑瞎子的时候,张起灵刚从幼儿园把女儿接出来。小姑娘背着一个浅粉色的书包,右手牢牢的抓着张起灵左手的食指,认真的抬头跟爸爸汇报自己这一天的所见所闻:“爸爸,今天上午谢老师问我们最喜欢的人是谁,赵莉莉居然说是隔壁班的王老师哦。”
   
    张起灵“嗯”了一声,顺着她的话问下去:“那小贤呢?”
   
    张小贤把眼睛笑得眯起来:“小贤最喜欢的当然是爸爸啦!”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街口阿婆卖的棉花糖。
   
    张起灵伸出右手食指点点小姑娘的鼻尖,正要开口,突然听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老张?”
   
    张起灵应声抬头,看见脸上戴着一副熟悉墨镜的人在冲着他笑。他眯了眯眼睛,有些愣神。
   
    黑瞎子看他站在那里不动,三步并作两步地踏过来,自顾自的笑道:“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张起灵想了想,弯下腰把张小贤抱起来,分出一只手指着黑瞎子道:“叫齐叔叔。”
   
    也对,算来两个人分手也快六年了,曾经的有的没的也只能是曾经了,也没必要把两人的关系全盘否定。况且黑瞎子也没表露出什么别的东西,就此当成老友重逢也没什么不好。
   
    “齐叔叔好。”小姑娘乖乖叫了人,又转过头去在爸爸脸上亲了一口,“爸爸不要抱了,好重,小贤自己能走的。”
   
    黑瞎子打量了几眼张小贤,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小姑娘长的不错啊,有五岁了吧?”
   
    张起灵“嗯”了一声:“上个月刚满的五岁。”停顿了几秒又补充,“跟你没关系。”
   
    他知道黑瞎子想问的是什么,两人分开没多久张起灵就检查出来怀了孕,黑瞎子也没等他洗掉标记就申请战地医生出了国,要是那个孩子留到了现在,大概也有五岁了。
   
    黑瞎子笑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多:“孩子叫张小娴?作家那个张小娴?”
   
    “不是,”张起灵摇摇头,“圣贤的贤。吴邪跟霍秀秀一块儿起的名字。”
   
    “哦,挺特别的。”黑瞎子摘掉眼镜,“晚上一起去吃个饭?”
   
    张起灵摇摇头:“我在家做过饭了,小孩子肠胃不好,不能吃外面的东西。”
   
    黑瞎子的语气非常自然:“那顺便带我一个?我晚饭吃的不多。”
   
    张起灵有点发蒙,说实在话,他一向的信条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种行为在他看来有些过于亲密了,不能说是独属于恋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但是用在分手六年的前任身上就觉得有些不合时宜,起码换做是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但是他到底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到最后还是默认了。
   
    2.
   
    黑瞎子这次回来是找他复合的。当天晚上他就提了这事儿,张起灵没回答他,只是说再想想。
   
    第二天早上黑瞎子到医院去报到,张起灵躺在床上望了半天的天花板,直到门铃响起来才起来开门,门外面是他表到不知道哪儿去的表哥张海客,拎着两兜小姑娘喜欢的布偶小裙子小零食,两只手都占的满满的,张起灵开门的时候简直怀疑他是怎么按的门铃。
   
    张海客进门把东西放到张小贤的房间以后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到沙发上,道:“昨天晚上我看见黑瞎子了。”
   
    张起灵洗了把脸去开电脑,就站在显示屏旁边:“嗯。”他不愿意多谈,这么说下去迟早要说到复合上去,他不想考虑这个,说白了昨天晚上也只是搪塞一下,他觉得现在挺好的,没必要去改变。
   
    张海客显然没注意到他的情绪,继续说道:“你真不准备和他复合?我看他也不是真的那么绝的人。话说你们当初到底是怎么分的?”
   
    蓝色的默认壁纸渐渐亮起来,张起灵在电脑椅上坐下,声音很轻:“因为孩子。”
   
    这事儿其实张起灵不愿意去想,当时黑瞎子想要个孩子,但是张起灵是网络作家,电脑对孩子的辐射太大,黑瞎子就想让他先停了工作,张起灵不愿意,两个人吵了一架,结果没几天黑瞎子不告而别,两个人也算是断了。
   
    哪知道没几天张起灵就发现自己怀了孕,本来他已经打算妥协这一次,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孕检的时候发现是宫外孕,无奈之下只能终止妊娠,这一篇也就揭过去不提。
   
    不管愿不愿意生,失去一个孩子绝对不是让人开心的体验。张海客当时也是知道他打胎的事的,当即闭口不再问。
   
    张起灵打开文档,又关掉,反复了好几次,终于开口:“其实我昨天晚上见到他了。”他一字一字说得很艰难,“……我没同意,我跟他说再想想,但是我不想再开始了。”
   
    张海客没接茬,他没谈过对象,也没跟别人搞过暧昧,感情上干净得像一张白纸,也没办法对张起灵这种感觉感同身受,所以他选择沉默。
   
    张起灵叹了口气:“这事儿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你也别多管了。”
   
    张海客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发了条信息:“行,我跟吴邪说说,这事我就撒手了。”
   
    他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他看着屏幕上亮着的名字,挑了挑眉,把手机递给张起灵:“给吧,兴师问罪来了。”
   
    张起灵接过电话,很平淡的问候:“吴邪?最近怎么样?”
   
    电话那头吴邪的声音有些气急:“张起灵!”
   
    张起灵没说话,那头霍秀秀很小声的劝着吴邪别激动,后来干脆把手机抢了过来:“喂?还在吗?”
   
    “嗯。”
   
    霍秀秀的声音里透着点不好意思:“吴邪这人就这样,关心则乱,你也别往心里去啊……听说黑瞎子来找过你了?来求复合的?”
   
    张起灵又“嗯”了一声。
   
    “你怎么想的?”
   
    “我现在还不想复合。”
   
    霍秀秀有点明白了:“但你也拒绝不了他?你就想这么搪塞着?”
   
    “我想……先冷静冷静。”张起灵的声音明显的停顿了一下,“况且还有小贤呢,突然多了一个爹,她怎么想?”
   
    “那也行,”女性Alpha很爽快地帮他做了个决定,“你先带着小贤来北京住一段时间,我们这边有地方,你换个地方冷静冷静。”
   
    3.
   
    张起灵到达北京的那天天气不算太好,吴邪和霍秀秀来接机,发现他只带了张小贤和一个小行李箱,行李箱里放的全是张小贤的小裙子小衣服和课本,自己的换洗衣物一件没带。
   
    几个人坐上吴邪的车,男性Alpha边开车边调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大小姐带了个用人来,哪儿有你这样出门的?”
   
    张起灵不怎么介意:“再买就行了,东西拿太多麻烦,反正迟早要回去的。”
   
    吴邪在后视镜里和他对上了眼,笑了笑,话里的意味很明显:“决定了?”
   
    张起灵摇摇头:“他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霍秀秀在旁边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叹了口气。她知道张起灵这是决定了,他一向较真,决定了的事情很少有改变的。
   
    但是她又有些不懂,明明其实根本不算什么重要的分歧,这两个人怎么会闹成这样?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需要各种磨合才能坚持下去的吗?为什么他们就一定要争执下去呢?
   
    她不明白,也不可能明白。如果所有人都像她和吴邪这样,说不定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痴男怨女了。但可惜,黑瞎子不是吴邪,她也不是张起灵。
   
    车很快就开到霍家的一处别院,吴邪把车停在院子口,下车把张小娴抱在怀里进了院子。
   
    张起灵和霍秀秀跟在他们身后,霍秀秀摇摇头,忍不住发笑:“他挺喜欢小孩子的。”
   
    张起灵也能看出来吴邪是真的喜欢张小贤,之前吴邪回杭州的时候就经常带一大堆的东西给张小贤,遇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也没忘记给张小贤买一份。
   
    也许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和霍秀秀生不出孩子的原因,但抛去这些不谈,小姑娘本身也值得他这样心心念念的疼着。
   
    霍家的别院很宽敞,也很亮,看不出这居然是一个已经闲置了十几年的院子,吴邪抱着张小贤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把她放到床边坐着,小姑娘眼睛望着张起灵:“爸爸!”
   
    张起灵走过去,在张小贤面前蹲下去:“怎么了?”
   
    “以后我们是不是就要住在这里了?”
   
    霍秀秀也蹲下来,捏了捏张小贤的脸:“是呀,小贤开心不开心?”
   
    “开心!”小姑娘的眼睛瞬间亮起来,像是盛满了小星星,“这个院子好大好漂亮!就像谢老师说的古代有钱人家住的地方!”
   
    霍秀秀点点小姑娘的额头:“但是以后小贤就见不到谢老师啦!小贤不伤心吗?”
   
    “诶?”小姑娘显然没想那么多,闻言就皱起小小的眉毛,扁了扁嘴,“为什么见不到谢老师啊?”
   
    “因为谢老师在杭州教书,小贤呢,以后要在这里上学了,就不能见到了。”
   
    小姑娘歪了歪头:“那小贤不可以住在这里,在之前的幼儿园上学吗?”
   
    “不行哦,太远了,到不了的。”

    “这样啊……”小姑娘鼓起脸颊,有些不情愿,“那……那小贤可以回去住吗?”
   
    “但是爸爸要住在这里啊,小贤觉得谢老师重要还是爸爸重要?”
   
    “唔……”小姑娘看起来快要哭了,“爸爸、爸爸不可以回去住吗?”
   
    “不可以。”
   
    “可以。”张起灵揉了揉张小贤的头发,柔声哄道,“乖,在这里住一段我们就回去。”
   
    张起灵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平常并不轻易表露出来。但是在孩子面前,他似乎像是在倾尽所有的温柔。
   
    霍秀秀沉默下去,她并不是真的要把张小贤逗哭,只是有些东西不必挑明,她相信张起灵也会懂。
   
    其实是可以回去的。是可以的。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 北林攸眠 | Powered by LOFTER